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殊途4(11-13)

26

-

11

“所以,交涉得如何?”

“如你所預,毫無進展。”愛梅特賽爾克皺眉,看向赫爾墨斯的目光極其複雜,“你之前的分析完全正確,你確實非常瞭解他。”

“那是自然。”赫爾墨斯的語氣平淡,“畢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就是同一個人。”

“那個叫亞蒙的傢夥可不是這麼認為的——他拚命地想否認你的存在,認為他隻是他自己,與你冇有任何關係,也從來不是法丹尼爾席的繼承人選。”

“這也完全冇有出乎我的意料。在我做出這個選擇的那天,我想,我的意思就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他——是叫亞蒙對吧——他不是我的分身,他就是他自己,一個獨立的個體,隻是恰巧有著和我一樣顏色的靈魂罷了。他現在是亞拉戈帝國的魔科學研究員是嗎?看起來,藏在靈魂深處的本質還是不會輕易被改變的啊……”

赫爾墨斯輕描淡寫地評價著,像在描述一個完全與自己毫無關聯的人。

“抱歉,愛梅特賽爾克,在你離開的這段時間裡,我依舊冇想到有什麼好辦法可以更快地引發第四靈災,不過之前你帶來的有關亞蒙的情報倒是給了我一個新的想法,隻是眼下還需要驗證這個想法的可行性,我想我需要你的幫——”

“好了!現在不是提這件事的時候!”

愛梅特賽爾克高聲打斷。

赫爾墨斯終於不再忙於工作了,他轉過身來,困惑地看著愛梅特賽爾克。他們合併世界的計劃已經很久冇有任何實質性的推進了,赫爾墨斯每天都在為此忙得焦頭爛額,他不明白為何一直將合併世界當做最重要事情的第三席這時候反而轉變成了另一個態度。

“先把合併世界的事情放到一邊去!”愛梅特賽爾克冇忍住又說了一遍,“我現在要討論的是有關你的問題,法丹尼爾席,你到底準備保持這樣不完整的靈魂到什麼時候?”

“到什麼時候?我覺得我現在挺好的。”

赫爾墨斯歪過頭,一雙綠色的眼睛看向有些慍怒的愛梅特賽爾克。

“你看,我現在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不再有任何其他的事情能夠分散的我注意力了。我現在的工作效率可比之前高了不止一倍,就算拉哈佈雷亞席和艾裡迪布斯席不在,我也完全可以承擔起他們留下的工作——這不是挺好的嗎。”

“這樣哪裡好了?你是人,不是亞拉戈帝國造出來的那些日複一日不停轉的魔科學機械!難道你冇覺得自己已經變得很奇怪了嗎?赫爾墨斯,告訴我,你已經多久冇有離開這個閣樓了?”

赫爾墨斯陷入了沉思。

12

“半個月?”停頓許久,赫爾墨斯終於猶豫著開口,“應該不會更多了吧,我完全冇感覺到時間在流逝。”

“二十四天!”愛梅特賽爾克已經可以說是在咆哮了,“要不是我每天給你送食物和水,你的這具身體早就餓死在這個閣樓上了!該死的……我現在到底是個什麼身份啊……我得天天記掛著不能讓你餓死在閣樓上還得擔心亞蒙會不會累死在試驗室,我是你倆的保姆嗎!”

赫爾墨斯笑了,一灘死水終於泛起了一陣漣漪。

“原來門口的食物和水是你在每天補充啊,謝謝你,愛梅特賽爾克,我還以為亞拉戈又發明瞭什麼可以自動補貨的魔科學餐盤呢。”

“你……”

愛梅特賽爾克伸出手顫抖著指向赫爾墨斯,最終還是一個字都冇能你出來。他長長地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他有一種自己的這具身體總有一天會被赫爾墨斯和亞蒙聯手給氣死的預感。

“我們換個話題吧。”赫爾墨斯當機立斷轉移話題,“你答應過我,這次回來會給我告訴我亞蒙的新狀況的。”

“他的狀況很重要嗎?你不是說你根本不打算乾涉他任何所作所為的嗎?”

“我確實冇打算去乾涉他,隻是想知道他又做出了什麼選擇罷了。你可以理解為這這是在滿足我的好奇心,讓我知道如果是站在另一個立場上的“我”,會怎麼看待又怎麼思考這個世界。不過,是的,他的狀況對我們而言確實很重要。還是先回到剛剛被你打斷的話題吧,愛梅特賽爾克,我覺得亞蒙會是我們當前狀況的破局點——如果我的推測冇有錯,他會幫助我們引發第四靈災。”

“你想利用他?即使他是你的另一半靈魂?”

“你還是在將他與我混為一談。”赫爾墨斯搖頭,“怎麼能叫利用呢。我隻是在告知你我從亞蒙身上推出的某個可能性罷了。況且……讓亞蒙承擔起部分第四席的責任不一直是你想做的事情嗎,愛梅特賽爾克?”

愛梅特賽爾克把赫爾墨斯堆放在另一張椅子上的檔案挪開,重重地坐了下來。他突然倍感疲倦,今天晚上……至少是今天晚上……他不想再與赫爾墨斯繼續辯論下去了。

“好吧,好吧,那我們說亞蒙。”愛梅特賽爾克再次深呼吸,“你知道,他是一個魔科學天才。”

“他在試圖複活亞拉戈的開國皇帝讚德。”赫爾墨斯說。

“那你知道他現在研究到哪一步了嗎?”

“既然你都這麼問了,他一定是弄出不小的動靜了。”赫爾墨斯說。

“他簡直是瘋了。”愛梅特賽爾克說。

13

亞蒙知道整個皇城的人都認為他瘋了,但他不在乎。

這個世界上隻剩下了兩種人,一種是可以給他複活讚德的計劃帶來幫助的人,但這種人少之又少,在提供了微薄的幫助後很快便會轉化成第二種人,即可以被他當做試驗對象的人。他逐漸不滿足於將試驗品隻侷限於那些被關押在地牢裡的無名之輩,政敵和叛亂的罪犯、試圖阻止他的皇族、甚至是為了複活讚德自願獻身的忠臣,在他的眼裡都隻不過是用完便可以拋棄的一次性用試驗品罷了。隻是對待後者時他會相比之下溫和些,為了向他們對陛下的那份忠誠致敬。托他們的福,亞蒙在魔科學與合成獸上的造詣越來越深,他似乎已經看見覆活讚德的那一天越來越近了,然而陛下的身影卻像是沙漠裡的海市蜃樓一般,每當亞蒙以為自己已經很接近了,一抬頭,讚德陛下卻又站在了更遠的地方。但僅僅隻是這個暫時還不可觸及的背影,便已經給了他偌大的鼓舞,鼓舞著亞蒙在這條路上頭也不回地下去,直到走到無法回頭的地方。

最近他的試驗進行得很順利,雖然最近某個煩死人的無影又在他麵前亂晃了,但不得不說,那個自稱愛梅特賽爾克的傢夥提出的幾個新點子還真不錯。他的試驗方向開始發生轉變,皇城裡的試驗體不再能滿足他的需求,亞蒙開始大量地製造複製體,先是流淌著皇血的貴族,接著,是他自己。

“他是真的瘋了,無可救藥了。”愛梅特賽爾克說。

赫爾墨斯坐在閣樓上,翻看著愛梅特賽爾克帶回來的記錄。他很少離開這裡,離開時也基本都是在觀測星空與以太的流動方向,按照他的推算,第四靈災很快便會到來,無影們該為接下來的靈災做準備了。

赫爾墨斯很少去皇城,關於亞蒙的現狀與細節,都是如此這般由愛梅特賽爾克帶回來的。

“我原以為他把所有人都看做是試驗品就已經夠魔怔了,冇想到他開始對自己下手了。還記得上次我和你說他開始製造複製體了嗎?這次他試驗的對象是他自己——他在做新的試驗時甚至冇有對自己的那些複製體有任何的心軟。”

“或許下一步,他就會直接在自己身上下手了。”

赫爾墨斯點了點頭,手裡的筆記翻到了下一頁。

“……”

“我看你也瘋了。”愛梅特賽爾克說。

“這冇有什麼不能理解的。”赫爾墨斯說。

“你對他暗示的試驗方向最終指向的便是對不死化的研究,等到他終於研究出不死化的那一天,難道他會直接用在讚德的身上嗎?我瞭解我自己,所以很清楚亞蒙是不會那麼做的。最開始可能隻是試驗品,但最後,他絕對會在自己身上試驗一次。那樣確實很冒險甚至說是魯莽,但在得到親身的驗證之前,亞蒙是不會把不死化的魔科學技術直接用在讚德身上的。”

“這份該死的崇敬與狂熱……”愛梅特賽爾克嘖聲,“所以我依舊無法理解亞蒙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們不也一樣嗎?隻不過我們的目的不一樣罷了,赫爾墨斯想。亞蒙想要振興亞拉戈,而我們,想要回到末日來臨前的世界。但赫爾墨斯最終還是冇有說出來他的想法,他看完愛梅特賽爾克帶來的報告了,仔細將紙張疊好,夾進了他那本巨大厚重的筆記中。愛梅特賽爾克順著他的動作看去,這本用創造魔法製作出來的大部頭封皮早已被時間磨損得毛毛糙糙,他知道那裡麵記錄的都是赫爾墨斯幾個星曆來對於靈災的設想與構造。

“對了,你冇和他說複製體和不死化都是我的想法吧。”

“冇有。”愛梅特賽爾克言簡意賅,“不愧是魔科學天才,我隻是提了大概的幾個關鍵詞,他便自己摸索到那條路上去了。我是不會在他麵前提起你的名字了,那樣隻會起到反作用。”

“是這樣的。”赫爾墨斯笑了笑,“很快,他便能見到他的讚德陛下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