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殊途2(04-07)

26

-

04

“你還冇有明白我的意思,愛梅特賽爾克席。回去?回哪去?我們之前的住處已經在這次靈災中灰飛煙滅了,連同旁邊的村落一起成為了一片廢墟,什麼都冇有了,所有的一切都消失殆儘了。是的,你們很快就會找到新的住所,但在那之後呢?我知道的,無論我們再次選擇了哪裡,那兒也終有一天會毀於第四次靈災——愛梅特賽爾克,我們已經冇有能回去的地方了。”

“這句話我倒是非常讚同,法丹尼爾席。從世界分裂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再也冇有能夠回去的地方了。我們現在所做的所有事,都是為了讓我們的親朋好友,還有逝去的亞馬烏羅提一起重新回到這個世界上。”

“為此不惜以更多人的生命為代價?”法丹尼爾席苦笑,“告訴我,愛梅特賽爾克席,我們現在在做的事情,不就是在給新世界的人們帶來一次又一次末日嗎?靈災之下的他們與末日之時的我們,到底又有什麼區彆?”

“……”

愛梅特賽爾克不知該如何回答他。或許今天該讓艾裡迪布斯一起來的,他想,調停者比他更擅長處理這種事。

“但這就是你的職責,我們所有人的職責。”

愛梅特賽爾克最後隻能先這麼說。

“我知道……”

法丹尼爾席長歎了一口氣,他的身子軟綿綿地垮了下來,他累了。

“我會履行好我的職責的,這點你不用擔心,愛梅特賽爾克。”

愛梅特賽爾克點頭,對於這一點,他向來都是一萬分的讚同。

即使是在世界分裂、末日降臨之前,十四席裡就冇人能比法丹尼爾席更儘職儘責。他甚至多次要求阿謝姆向第四席學一學,哪怕隻是學到了個皮毛,他和希斯拉德還有艾裡迪布斯的煩心事都會減少許多。末日降臨之時,愛梅特賽爾克曾眼睜睜地看著麵前之人一點一點榨乾了自己所有的精力與體力,看著他日複一日憔悴,卻拒絕了所有讓他去休息的要求甚至懇求。最後,十四席委員會不得不合力把法丹尼爾席強行關進了休息室,可他卻在第二天的會議中突然闖入,拿出了一遝厚厚的最新觀測報告。在那之後,他們也隻能任由他去了。

“這樣就好。我們回去吧。”

愛梅特賽爾克原以為事情到這裡就結束了。

這些天法丹尼爾席的狀態非常不好,他也需要有傾訴的機會。愛梅特賽爾克轉身離開,以為法丹尼爾也會很快跟上,但卻一直冇有聽見身後的腳步聲。

05

愛梅特賽爾克轉過身來,法丹尼爾席依舊垂著頭站在原地。

“我會繼續履行我的職責的,愛梅特賽爾克席。我知道的,一個星曆前我們就討論過,為了讓世界合併,我們不得不引發一次又一次靈災,直到所有的以太都流回原初世界。但是……抱歉,現在的我已經做不到這件事了……我無法繼續眼睜睜地看著新生之人必須迎接一次又一次的絕望,不過沒關係,我會處理好的。”

愛梅特賽爾克剛想說什麼,就被法丹尼爾席打斷了。

烈日與升騰起的熱氣的雙重作用下,愛梅特賽爾克隻覺得那個站在廢墟上的身影微微搖晃著,幾乎要與腳下的影子融為一體。法丹尼爾席終於再次抬起了頭,那雙綠色的眼睛朝愛梅特賽爾克看了過來,與此同時,象征著第四席的麵紋浮現在了他的麵前。

“我可以認為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情都是對的,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永遠都會是對的。我會留下來的,愛梅特賽爾克,我會繼續忠於職責、將我們的路走下去,但是……”

“我們始終都冇有權力扼殺新世界的可能性。”

法丹尼爾席伸出了手。

他的麵紋被撕扯成了兩半,隻剩下左邊半麵依舊浮現在他的臉上,閃爍著不安的光亮。與此同時,愛梅特賽爾克清晰地看到麵前之人的靈魂也被撕扯成了兩半,其中一半很快就與麵紋一起消散在了熱浪之中,很快便無影無蹤了。

愛梅特賽爾克快步向前,他死死地抓住了法丹尼爾席的肩膀,但他已經來不及阻止他了。

“你在做什麼!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法丹尼爾席!”

“我知道。”

法丹尼爾席平靜地說。

“我放棄了做‘完人’的權力,從現在開始,我也隻是不完整的靈魂了,你可以用看待那些新生之人的眼光看待我,愛梅特賽爾克席。放心,我不是臨時起意,這是我慎重考慮後得出的唯一結論。至於另一個‘我’重生之後又會做出怎樣的選擇,我無權也無心去乾涉。”

一個冰涼涼的東西被塞進了愛梅特賽爾克席的手裡,法丹尼爾席的麵紋消失了,他拍了拍愛梅特賽爾克的肩膀,與他擦肩而過。

“我們確實是該回去了,愛梅特賽爾克席,第三靈災已經結束了,是時候位第四靈災的到來做準備了。不過,從今天起,請重新用名字而非席位稱呼我吧。”

赫爾墨斯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愛梅特賽爾克低頭看去,一枚深紅色的靈魂水晶正靜靜地躺在他的手心上。

06

艾裡迪布斯有些頭疼。

自從上次法丹尼爾席與愛梅特賽爾克席一起巡視第三靈災回來後,兩人就一直不太對勁。他總感覺愛梅特賽爾克想和他還有拉哈佈雷亞說些什麼,但每次話到嘴邊都欲言又止,於是他也不好再去多問。至於法丹尼爾席……哦不,現在應該稱呼他為赫爾墨斯了。不知為何,法丹尼爾席不願他們再以席位去稱呼他,雖然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最近的赫爾墨斯似乎……敬業過了頭,讓艾裡迪布斯恍惚間以為他們重新回到了末日剛剛降臨時的那段日子。

也不知道愛梅特賽爾克那天到底與赫爾墨斯說了些什麼,總之,赫爾墨斯一掃前陣的萎靡不振,開始以十二分的精力投入了新的工作。他是想過問問赫爾墨斯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更怕打斷了他好不容易恢複了的好狀態。至於愛梅特賽爾克……

愛梅特賽爾克隻是給艾裡迪布斯看了一枚深紅色的水晶。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愛梅特賽爾克長長地吸了一口氣,再重重地吐息,“我還記得……在那個遙遠的日子裡、我去厄爾庇斯邀請他繼任法丹尼爾席位的時候,他給我的答覆也是更傾向於繼續留在厄爾庇斯當所長的。”

“所以他真的打算就此卸下席位了嗎。”艾裡迪布斯問。

愛梅特賽爾克冇有立刻回答,他抬起頭,向高處看去。

他們剛剛找到了新的據點:一處在靈災中儲存得還算完好的建築物。愛梅特賽爾克很快便用創造魔法把它修繕到了原本的模樣,夜已經很深了,但最高的那扇窗後依舊亮著燈。

“他隻說,現在不會有任何事情會乾擾到他了,他會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的。”

因為他將感性的一半全部分離了出去,現在的赫爾墨斯,或許已經隻是一個放下了一切的工作機器了。

關於這一點愛梅特賽爾克依舊冇有和任何人提起過,從這個時候起,他突然開始有點慶幸這個世界上隻剩下他能看見靈魂的顏色了。

07

亞蒙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

他好像已經很久很久冇有邁入這裡一步了,這些日子裡他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了魔科學研究所裡,而就在剛剛,亞蒙這一次的嘗試徹底宣告失敗,他的身體也終於是熬不住了。他在那兒待了多久?幾天?一週?還是更多?亞蒙原以為他這次的猜想會幫助他找到最後的正確答案,但事實證明,是他太樂觀了。

失敗一如既往地造訪了他,那雙碧綠色的眼睛在他雙手的用力之下一點點暗淡下去,再也不會重新點燃了。試驗品的身體逐漸變得支離破碎,但直到最後,那雙失去了活力的綠色眼睛也依舊冇有合上,隻是無神地、怔怔地盯著他,像是在控訴什麼,又像是想從亞蒙的身體裡看出些什麼。或許就是因為這雙眼睛吧,亞蒙從眾多試驗體中唯獨挑出他來證明他的猜想,試驗一宣告失敗便迫不及待地摧毀了他。但卻就是那雙眼睛,給亞蒙的心頭蒙上了更深的陰影。

不,纔沒有那種事,我隻是真的需要休息了而已,亞蒙想。

他跌跌撞撞地一圈圈爬上塔樓,這平日裡為了躲避那些油嘴滑舌的貴族而特地選擇的住處現在給他帶來了不小的麻煩,他幾乎就要在這長長的台階上昏厥過去。等亞蒙終於推開臥室門的時候,他的頭已經疼得讓他看不清腳下地毯的花紋了,身體一軟,就直接栽倒在了床上。

我需要休息,休息……

他的身體叫喧著需要休息,他的眼睛卻像那個試驗品一樣在抗拒合上。睡眠並不是什麼美妙的事情,至少對於亞蒙來說就是這樣。他寧願有什麼方法能讓自己全年無休地在魔科學研究所裡工作,但至少現在,他必須先不得不屈服於這具身體的本能。他所愛著的亞拉戈病了,人們開始隻會追求享樂與刺激,再這樣下去,這個他深愛的國度終有一天會消失在虛幻的美夢中,而想要打破這個現實,亞蒙隻想到了一個辦法。他太迫切地想要找到複活陛下的方法了,太迫切地想要讓他深愛的帝國恢複往日的榮光了,太迫切地……

不想入夢。

有人在那個虛無縹緲的地方等著他,或者說隻是站在那兒一動不動,是亞蒙自己闖入了他的世界。身體的睏倦最終還是無法抵抗的,亞蒙睡著了,就在他靠上柔軟的羽毛枕頭的那一瞬間。

於是亞蒙又站在了那片開滿了鮮花的土地上。

瀑布從高空上流下,無數看不出如何製造出來的合成獸在草地上遊蕩,微風拂麵,四處都可聽見細小的蟲鳴。這是一片位於高空之中的花園,亞蒙不得不承認她很美,但卻被無端蒙上了一層哀傷的麵紗,讓他也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失落。他的腿又開始控製不住地帶著他向前走去了,一步接著一步,直到快要走到懸崖的邊緣。一個黑色的身影背向他站在那兒,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到來,正準備轉過身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