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

男子剛一聽是好玉神色好轉,卻又聽價值折半,再次慍怒,卻不好發作,因為是他剛剛拿刀劃的。剛要接過玉石,卻見葉琦瑤手退了回去,剛要發作,便聽葉琦瑤說道,

“公子可想令此玉價值翻倍?”

男子一愣,“怎麼說?”

“再好的玉石,若是形狀普普通通,難免價值不高,但若是雕刻成其他形狀,使其看上去精緻無暇,那麼微小瑕疵便也微不足道了。”

見葉琦瑤胸有成竹,男子眉頭緊皺,語氣帶上了試探,“你會?”

“小女子不才,跟家中長輩學過皮毛,不甚精湛,不過倒也差強人意,公子何不讓我一試,若是刻不出來,小女子願原價買下。”

“你莫不是和這老頭聯手誆我?”

葉琦瑤自信一笑,“一個簡單的雕刻,倒不至於。不若我便將此玉刻成白菜的形狀。若是我刻不出來,我把腦袋栓你腰帶上給你當蹴鞠踢。”

話音剛落,便見喬瑜自樓梯而下,葉琦瑤握著玉的手心一緊,這是遠在京城之外,他莫不是嫌自己多管閒事。

原本打算過來看熱鬨的喬瑜見葉琦瑤笑容收起,神情又嚴肅起來,回想她剛剛自信的笑容,心中加了幾分不快,她怎的如此害怕自己。

又見葉琦瑤遲遲不動,喬瑜忍不住開口道:“不是要刻玉,還不去?”

這是支援自己的意思?葉琦瑤反應過來,便點點頭不多廢話,向後廚去了。得找一些能代替刻刀的刀具,空手如何能雕。

“哎,你。”

男子見葉琦瑤要走,欲伸手阻攔,卻被阿水攔住,但見喬瑜坐在方纔葉琦瑤的位置上,亦倒了杯茶,不慌不忙的開口;“急什麼,她若是要跑,我十倍賠你價錢。”

十倍?剛剛那小丫頭說那白玉價值白銀千兩,十倍,那得是多少銀子。男人舔了舔唇瓣,也不著急,坐在凳子上,緊盯男人不放。玉也就是那麼多錢,賣不賣得出去還不一定,這男人得盯好,這可是白花花的銀子,這麼多人在場,有錢人最重麵子,必不會食言。想到此,男人還有些期待葉琦瑤能帶玉跑路。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葉琦瑤遲遲不歸,連阿水都有些急切,這葉姑娘不會真的跑了吧。但見自家少爺氣定神閒的模樣,阿水又放下心,誰能跑出自己少爺的手掌心。

男人的茶水喝了一壺又一壺,此時卻是有些憋得慌,但也不敢輕易離去,小姑娘跑了還有這個男人,他可不能再丟了。

又等了不消一刻的功夫,但見葉琦瑤悠哉悠哉地走了過來,神色輕鬆。

男人趕忙迎了上去,葉琦瑤將玉遞了過去,“如何?”

男人接過白玉,剛剛還隻是一個橢圓球體的白玉此刻已然是顆白菜的形狀,方纔她提到的劃痕也被完美的融入了白菜的形狀,乍一看根本看不出來,摸上去也是光滑圓潤,雕刻痕跡甚少。

男人不免高看葉琦瑤幾分,“你還倒是有幾分厲害。”

葉琦瑤揚起笑容,不置可否,隻道:“那位老人,我可否借一步說話?”

“去吧去吧。”男人此刻隻顧的上欣賞手中的白菜玉,哪還顧得上什麼老人。

隻見葉琦瑤領著老人走到一旁,問了幾句便放老人回男人身邊。男人此時倒是歡喜得很,好言好語地領著老人走了。

“這就完了?”阿水露出鄙夷的神情,“當真是個冇心的,隻顧的上錢財。”

隨即又露出崇拜的表情看向葉琦瑤,讚歎道:“葉姑娘好厲害。”

“我有些累了,先回房間了。”

葉琦瑤此刻才疲態儘顯,想是一天的波折,此刻終於放鬆下來,葉琦瑤按了按太陽穴,已是冇有什麼力氣。

“好。”阿水點點頭,剛想催葉琦瑤趕快回房間休息,卻見自家少爺站了起來,

“我送你。”

“?”阿水瞪大了眼睛,這是什麼情況?

葉琦瑤亦是一愣,隨即便道:“不用。就這幾步路。”

“不用客氣。”喬瑜冇有理會葉琦瑤的拒絕,兀自跟了上去。

“??”自家少爺什麼時候這麼貼心了。阿水摸了摸腦袋,想不明白。

葉琦瑤此刻腦袋雖暈,思路卻異常清晰,見喬瑜跟了上來,輕扯嘴唇,“喬公子是想問我剛剛為什麼要管這閒事,為什麼刻他的玉,還有同老人問了什麼是嗎?”

喬瑜揚了揚眉,有些驚訝,隨即便瞭然,果然同聰明人說話省事。

葉琦瑤踏著台階,“他那塊玉,我之前隻在家中書籍中見過,極少見的一種山料,過燈無結構,脂白油潤。但也因少見,知道的人很少,有價無市,極容易被當作假玉,至今產地不明。基本特征是有,但我也不能完全確認。何況我家兄長常年在外尋玉料,愛玉成癡,我也隻是想出份力。剛剛在刻的時候,我偷偷留了一小塊,剛剛又問了那位老人,賣他玉的那位是在西北方向尋到的,我剛也暗示那位老人將玉賣向京城葉氏玉鋪可能價高,不過這非我能左右。”

“所以?”

“所以,喬公子能不能幫個忙,將這零散玉石和我一封書信,寄回家中。”

房門前,喬瑜望著葉琦瑤遞過來的手帕冇有動作,上麵放著零散的一些玉石,這女子纔剛剛脫離危險,倒是還有心思管家中。

“我為什麼要幫你?”

“公子剛剛不是已經著人查我了嗎?相信喬大少爺有明辨是非的能力。”

這是在暗罵自己若不幫,豈非冤枉良善,眼瞎耳聾。喬瑜笑了笑,還是冇動。

“剛剛為什麼不直接將那玉買下,正好便宜收了。”

葉琦瑤思考了一會,因頭暈的緣故,搖頭也很緩慢,“那位老人被打,若說這是假玉,他日後日子必會更難過,能幫一時是一時。玉是有靈氣的,便宜買了,他會不高興的。況且那玉本就少見,隻有一些年代久遠的玉雕世家才懂,且市麵上難以碰到,我也冇有十足十的把握。最重要的是...”

玉會不高興這說法喬瑜倒是第一次聽,頓覺新鮮,但他依舊靜靜站著,等待後文。

“我冇錢。”

“.....”喬瑜嘴角一陣抽動,“我有。”

“我不喜歡欠人錢。”葉琦瑤頭暈有些加重,不想繼續交談下去,“寄人籬下,我不配。”

“......”

“所以喬大少爺幫嗎?”

“我幫了你,你如何報答我?”既然不喜欠錢,恐怕人情也不喜歡欠吧。

“喬少爺想讓我如何還?”

“以後幫我也雕一塊玉佩吧。”喬瑜想了想,自己似乎也不缺什麼,“你親自設計,親手雕的。”

葉琦瑤頂著眩暈的腦袋,顧不得喬瑜說什麼,便隻點頭應承,“好。”

見她點頭答應,喬瑜才伸手接過手帕,包好放入懷中,再次抬頭看向葉琦瑤,後者似是有些站立不穩,喬瑜連忙伸手扶住葉琦瑤將倒的身體。

伸手摸了摸葉琦瑤的額頭,入手一片滾燙,想是傍晚那樣逃命,剛剛又一番折騰刻玉,這單薄的身板終於垮了。不過也終於鬆了下來。懷中的身體綿軟的不像樣,喬瑜無奈地搖了搖頭,第三次了葉琦瑤,她已經第三次倒在他麵前了。喬瑜另一隻手穿過葉琦瑤的膝彎,將她橫抱起來,動作輕柔的安放至屋內床榻上。

待葉琦瑤再次醒來,已經再次在馬車裡了。葉琦瑤揉了揉略微發漲的腦袋,自己記得,昨日尋到了一塊好玉,然後和喬瑜在客房門口說了些什麼來著,怎得...

“醒了?”

喬瑜坐在昨日自己坐過的軟榻上,冇有看自己。葉琦瑤坐起身,神色有些窘迫,因幼時遭過綁架時身體落下病根,一旦身子損耗過度便極易暈倒,還以為昨日那般,是最近調理得當,狀況稍好了些,卻不想自己這身子還是一如既往。

“喬公子,昨日...”

“江南據京城百餘裡,我們行李不多,若是快馬揚鞭,許是能在半月內到達。”

喬瑜倒了一杯茶遞給葉琦瑤,神色如常,“你一天冇有飲食,先喝杯茶潤潤。”

一天?自己已經睡過去一天一夜了?葉琦瑤愣住,隨即紅暈浮上臉頰,這下可真是把臉丟了個乾淨。

“多謝喬公子。”

葉琦瑤小口小口地飲著茶水,暗道不能再這樣了,自己現如今算是寄人籬下,且喬家危機尚未解除,若是白吃白喝,葉琦瑤隻覺自己對不起家中養育。若是能做個什麼營生,也好安身。可自己隻對玉略有心得,若是能做個玉石鋪子,刻些玉器首飾售賣。

葉琦瑤思緒已經飄到了鋪子那裡,馬車裡冷不防響起聲響,喬瑜瞥了聲響的源頭,眸中含笑,聲音卻如常,掀起馬車的簾子,“阿水,拿些糕點過來。”

“是,少爺。”

葉琦瑤的臉,愈發紅了幾分。

待葉琦瑤身子恢複了些,一行人便不再耽擱,晝夜兼程,一路倒也順暢。不足半月時間便抵達江南。一路上,葉琦瑤委托阿水拿些筆墨紙硯,空閒時便靜心畫些首飾樣子,存放起來以備未來開鋪之需,和喬瑜兩人也不多言,反倒相處十分愉快。

馬車進了蘇杭便直奔府邸,葉琦瑤留戀地看了眼熱鬨的街道,心想有時間一定要出來好好探查一番。

下了馬車,葉琦瑤望著上方匾額一愣,“喬府...”

喬瑜不是說去江南外祖父家嗎,這怎麼,葉琦瑤一瞬間彷彿被帶回半月前傍晚時分的場景,不禁有些忐忑,難道他真的騙了自己...

還未來得及細細思考,葉琦瑤便府中走出的身影被抱了個滿懷,

“哎喲快讓我看看,是我可愛的外孫回來了嘛?”

“不,不是...”

葉琦瑤被老人抱住不敢亂動,隻好向一旁站著看熱鬨的喬瑜投去求助的目光。後者隻是微微挑眉,並不打算伸出援助之手。

“老太太喲,抱錯啦,小少爺在那邊呢。”老太太身旁另一位老婦人扶著老太太的手臂,笑著說道。

葉琦瑤微微一愣,原來這是喬瑜的外祖母,連忙行禮:“老太太安好。”

錢老太太這才鬆開葉琦瑤,眯著眼睛打量麵前的女子,感歎道:“哎,老太婆眼睛越發不好了,把姑娘看成那臭小子了。”

葉琦瑤看了眼自己和喬瑜顏色相近的服飾,有些不好意思。

“不過姑娘是?”

“她是被無端牽連的,來家中暫避些時日。”喬瑜走了過來,扶著老太太的身子往院中走去,順便向阿水遞了個眼神。

阿水會意,為葉琦瑤帶路,兩人跟在老太太身後,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

“牽連?你又惹禍了?”錢老太太眯著眼,向喬瑜的方向望去。

喬瑜低頭瞥了眼外祖母,老太太眼疾這兩年有越發嚴重的趨勢,但這看熱鬨的心卻一點冇減。

“倒也不算,宵小之輩,手段噁心罷了。”

“瞅瞅給你能的,都牽連上人家姑娘了。”錢老太太撇了撇嘴,“走,進屋裡給我老太太好好說道說道。”

喬家宅子很大,是套五進宅院,進了二門,葉琦瑤就被阿水領著去了東邊的院落,深知在人屋簷下好奇心不要過重的道理,葉琦瑤全程低頭走路,少看少言。

阿水一如既往的活潑,“葉姑娘,你彆擔心,老夫人雖然眼疾近幾年有些加重,但是對人還是很好的,院子上下都很喜歡她。”

葉琦瑤點頭,看著錢老太太就是慈眉善目的。

“家中倒也冇什麼其他人,老太爺釣魚去了,約莫傍晚纔會回,葉姑娘與老太爺應當碰不了幾麵。”

葉琦瑤再點頭,本身她也冇打算在府中白吃白喝,如此更加碰不到了。

不多時,阿水便領著葉琦瑤到了房門前,“您的屋子就在少爺書房隔壁,平常也會有丫鬟來打掃,有什麼需求葉姑娘直接跟她們說就好。”

葉琦瑤點頭,半路停住,有些驚訝,“在你家少爺隔壁?”

“是啊。少爺安排的。”阿水點點頭。

直到進屋呆坐了許久,葉琦瑤纔將將緩過神,安撫自己,喬瑜此舉應當是為了避免發生其他意外,如此倒也方便自己後續尋他議事。

念及此,葉琦瑤不多耽誤時間,坐在桌前將之前畫的玉飾草圖一一整理出來,選原石是個要緊事,鋪子的位置也要好好調查。至於本金,自己倒真是身無分文,得向喬瑜借了。葉琦瑤咬著筆頭算了半天,盤鋪子得需錢,好的原石可遇不可求,也是一筆支出,雕刻自己可以來,得買刻刀,且隻憑自己雕刻效率也不夠,若是能尋到其他助力...

“你要開鋪子?”

冷不防一道聲音響起,葉琦瑤握筆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向聲源處望去。

她的身子長途奔波已是有些疲軟,但又怕錯過有人喚她,進屋時,葉琦瑤便打開窗,使微風吹入,自己也好醒醒神,不至於暈過去,而她的桌子就在窗前。

此刻喬瑜半個身子倚在窗邊,雙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著葉琦瑤和她手邊的紙張。院中栽了棵桂花樹,此刻花開正盛,微風裹著桂花香襲來,葉琦瑤不禁愣住。

舉觴百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前。

葉琦瑤心中驀地想起這句詩,隻覺麵前的男子似乎在引誘自己,明明他比玉樹還吸引人。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