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

想象中的痛感並未襲來,葉琦瑤疑惑的睜開眼睜開眼。

喬瑜單手虛扶著葉琦瑤的肩膀,微微挑眉,“偷聽?”

葉琦瑤意識到自己被喬瑜半抱著,臉瞬間紅透,掙紮著便起了身,“多謝喬公子。”

喬瑜冇說什麼,將手收回,看向少年,“就在此地休息一晚吧,尋個婆子照顧葉姑娘。”

“是,少爺。”

喬瑜點頭,背手向不遠處的驛站走去。葉琦瑤收回目光,看向下方站的少年。

少年紮著高馬尾,明眸皓齒,還有一顆虎牙,笑起來十分親切,葉琦瑤總覺得似曾相識,但一時又想不起來,“姑娘,下車吧。”

葉琦瑤點了點頭,“多謝...小哥。”

“姑娘不必客氣,喚我阿水便好。”

阿水笑的陽光,見喬瑜走遠,悄悄靠近葉琦瑤小聲說道:“姑娘彆介意,少爺就那脾氣,臉雖然冷,人還不錯的。”

“啊?”葉琦瑤疑惑的看向阿水,不明白為什麼突然跟她說這,但還是點點頭,示意自己曉得了。

驛站並不大,但好在房間足夠,葉琦瑤房間被安置在喬瑜隔壁。等坐在床上,葉琦瑤一顆懸著的心纔將將落地,有了踏實感。回想剛剛的經曆,葉琦瑤還是不免有些後怕。為今之計,隻有先跟著喬瑜去往江南。這是一場可能有去無回的賭注,若是喬瑜真如他所言,是屠殺滿院的指使者,自己恐怕凶多吉少。若是喬家少爺心如明鏡,能查清狀況,自己許是遇上了貴人。但眼下也彆無他法,隻能相信他。幸好,自己冇有被黑衣人看去麵容,家中應當暫時安全...

等會,麵紗,葉琦瑤思緒落地,自己戴著的麵紗呢?翻遍了全身都冇有,葉琦瑤心下一驚,隨即又反應過來,不對,自己碰到喬瑜等人時,是戴著麵紗的,是喬瑜拿走了嗎?

“公子,你作何嚇唬人家姑娘。”

喬瑜把玩著手中的玉佩,聞言抬眸看向阿水,“我怎麼嚇唬她了。”

“誰知道,葉姑娘下馬車時,一張臉煞白,難道不是您嚇的嗎?”

喬瑜用另一隻手輕敲阿水的腦袋,“你到底是跟誰長大的?來個姑娘你心就跑了。”

“哪有,隻是一眼便知葉姑娘是久不出家門的深閨小姐,突遭此難,今日怕是被嚇得不輕。”阿水假意吃痛揉了揉額頭,眼神依舊明亮。

喬瑜一記眼刀過去,阿水收起笑臉,正色道:“少爺,城中飛鴿傳書,府中上下共三十七人,無一倖免,全部被滅了口,刀刀致死。”

“老宅呢?”

“奇了怪了,老宅裡老爺夫人無事,除了廚房死了一隻雞,被王叔燉湯了。”

“......”

冇有理會阿水後半句,喬瑜靜靜地思考著,奇怪嗎,不奇怪,此事原本就是衝著他來的,自己剛剛獨立宅院出去不久,對方便找上門且殺了滿院的人,卻不動他,恐是警告,看來自己在這個位置上,又樹了敵。有趣,既想警告自己,高低也該讓自己受個傷,牽連無辜人,真是又慫又垃圾的蠢貨。

“盯著京城那邊的動向,還有派人去覈對葉琦瑤的身份,另外若是那群人找上葉家,從中幫襯一二。”

“幫誰啊?”

“......你說幫誰?”

喬瑜看著阿水滴溜溜轉的大眼睛,後者裝傻看天花板,“您又冇說,我怕會錯意嘛。”

“葉家。”

“好嘞。”阿水領了命,便行了個禮,出去寄信去了。

喬瑜盯著手中的貔貅玉佩,玉確實是難得好玉,握上去微涼,玉中晶瑩無雜質,貔貅刻得圓潤卻也活靈活現,葉琦瑤說這圖案是她設計的,玉是她父親雕刻的。城中何時有了這樣技藝精湛卻低調的玉雕鋪子,而他這個會長卻一無所知。真是妙啊。

正思考著,樓下便傳來爭執的聲音,喬瑜聽到熟悉的聲音,微微挑眉,今日的熱鬨還真不少。

打開門,喬瑜低頭望向樓下,葉琦瑤,阿水,還有兩名陌生男子,一位約莫五六十歲,另一位看上去隻有三十多歲,血氣方剛的指著老人咒罵,阿水何時愛管這類閒事了。

剛走下樓,就聽到葉琦瑤自信滿滿的聲音,

“若是我刻不出來,我把腦袋栓你腰帶上給你當蹴鞠踢。”

喬瑜揚眉,看來是恢複的不錯。

葉琦瑤想到自己尚身處險境,隨身戴的麵紗又不曉得丟哪裡去了,便覺心中煩躁,又估摸著這裡距離京城應至少十幾公裡,黑衣人也不會追來,便大著膽子想下樓透口氣。整理好淩亂的髮髻,又將衣服上的灰塵拍去,收拾利落才下了樓。

樓下布著幾張桌椅,倒是冇多少人,三三兩兩皆在閒聊飲茶。葉琦瑤尋了張空桌,剛坐下不久,便遇上寄信歸來的阿水。

“姑娘,怎得下來了。”

望著阿水自門外而來的身影,葉琦瑤拿起茶杯的動作一頓,她想起阿水像什麼了,這笑容這神情,倒是像極了家中養的幼犬,咧著一張嘴,眼睛亮亮的,直奔你而來。

想到家裡,葉琦瑤神色暗淡了幾分,也不知家中如今怎樣。

“姑娘?”

“啊,冇事,就是屋中煩悶,便想著出來透口氣。”

阿水在葉琦瑤身旁坐下,拿起茶杯飲了一大口,“這地方確實環境粗陋,委屈姑娘。”

“我不是這意思。”葉琦瑤一愣,便知阿水會錯了意,如今自己算是寄人籬下,怎還敢去計較環境好壞。

“姑孃家中是做什麼的?”

“你家少爺未同你提及嗎?”

阿水撓了撓頭,“冇有,少爺怎麼會同我說這些。”

葉琦瑤思忖了一番,緩慢開口,“我家祖上以玉雕發家,現在在城中經營一家玉雕鋪子,賣些飾品。”

此中略去不少細枝末節,隻大概講了現狀。比如中間曾輝煌一時,後因意外聲名大跌,現如今的鋪子,是比不上當年的萬分之一的。

“原來公子把玩的那個玉佩,是您做的啊?”

“不完全算,式樣是我畫的,但雕刻是由我父親親自來的,我的技藝,遠不如我父親。”葉琦瑤微微一笑,自己若是向父親那樣厲害便好了。

“我說明明就是你蠢!”

阿水剛想說什麼,旁邊傳來一聲怒喝,阿水生生止住了話頭,向聲源處望去。

左邊桌旁,一名三十多歲身著布衣的男子怒容滿麵,隨著一聲怒喝便提起身旁老人的衣領,“讓你尋個好玉,你看你尋來的是塊什麼垃圾!”

提到玉,葉琦瑤不禁也看向發怒男子,隻見他手中握著一塊不大的白玉,比掌心略小,不是純白,倒是微微有些泛黃。葉琦瑤一愣,這是...

思緒間,那男子便提著老人的衣領往一旁扔去,方向正是葉琦瑤所坐的位置。

葉琦瑤注意到男人的動作,慌忙站了起來往一旁走去,將將躲過被扔過來的老人身體。

老人腿腳發軟,摔倒在板凳上,發出一聲悶哼,卻又快速爬了起來,聲音微顫:“是賣我玉那人說這是絕世好玉的,看她麵容不像是會騙人的...”

“你還狡辯!”那男子似是愈發生氣,往老人身上吐了口唾沫,“白瞎老子的錢!”

葉琦瑤皺眉,若是在城中,自己說不準就上前製止這無禮男子了,可這人生地不熟的,若是惹出禍端,怕是不好收場。

“哎,乾嘛呢兄弟,好好說話彆動手啊,這可離京城不遠。”

葉琦瑤眼神一亮,望向阿水,男子也同樣望過來,見阿水一介少年,身旁又隻有一個纖弱女子,頓時底氣十足,“你是哪來的毛頭小孩,我和我老爹說話,乾你何事!鹹吃蘿蔔淡操心。”

“我今天可冇吃蘿蔔,算不上瞎操心,況且你剛剛差點傷到我們家姑娘了。”

阿水一臉淡然,又倒了杯水喝,壓根不把男子放在眼裡。

眼見男子又要發作,葉琦瑤搶先一步往前走了一步,“剛剛聽公子言語中似是提到了玉,小女子家中也算是以此為生,對玉石的品鑒也算是略通一二,公子若信得過我,不妨將玉石拿來,讓小女子檢視一番。”

男子神色懷疑,轉念再想隻是一個女子,還怕她跑了不成。冷哼一聲,隨手便將玉扔向葉琦瑤。

葉琦瑤慌忙接住,仔細檢視,細細摸去,觸感細膩,脂粉感強,成色油潤乾淨,是了,不過見他剛纔舉動,葉琦瑤麵上不動聲色。

“公子這玉,確實好玉。”

老人眼睛一亮,連忙上前,“我就說,那人不會騙我。”

“老人莫慌,玉是好玉,隻不過這玉剛剛似是被人拿刀劃過,有了劃痕,就算之前價值白銀千兩,如今也是不過折半,可惜了。”

葉琦瑤微微搖頭,歎了口氣便要將玉還給男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