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

夜色正濃,道路兩旁的樹木被風颳得簌簌作響,攪得人心神不寧。

小路上,一輛馬車雖急速飛馳,裡麵的男子卻坐得穩穩噹噹,不見一絲晃動,地板上則是躺了一名女子。女子生的很是清秀,膚若凝脂,眉若遠黛。許是剛剛受了驚嚇的緣故,此刻哪怕昏倒,躺的也並不安分,雙手緊緊的抓著男人的衣襬處,眉頭緊皺,額頭上滲出了汗。

入目皆是滿地屍體,血流成河,血腥之氣撲鼻而來,葉琦瑤腳步有些發虛,暈暈乎乎地往前走,踏過一個又一個屍體,後方似是有人在呼喚自己。

葉琦瑤忍不住轉身,一黑衣男子迎麵拿刀劈來,葉琦瑤驚叫著睜開眼睛。

腳邊衣襬處有了動靜,男子將目光移向女子麵容,對上一雙略帶驚恐的眼眸,聲音淡漠:“醒了?”

葉琦瑤收回抓衣襬的雙手,一張小臉仍是煞白,神情還帶著些將醒的茫然,但還是微微點了下頭。

“解釋一下。”

聽到他的話語,葉琦瑤抬起頭,思緒一下子未轉過彎。

“解釋一下,你是怎麼知道,京中有人要殺我的。”男子彎下腰,靠近女子,輕輕說道。

京城傍晚時分

“姑娘,大少爺回府了。”

真的?原本在鋪子櫃檯上算著賬本的葉琦瑤眼睛一亮,隨即輕撩裙襬,便要往家的方向奔去。

“姑娘注意身子,慢些。”

冇理會身後鏡兒急切地話語,葉琦瑤一心念著快些回家見兄長。眼看便快要出鋪門,冷不丁撞上門口一名低頭走入的小廝。

“哎喲。”

葉琦瑤揉著額頭,不禁後退了好幾步。鏡兒見狀連忙上前檢視葉琦瑤情況,皺眉看著麵前的小廝,“慌慌張張做什麼,都撞到姑娘了。”

小廝做驚恐狀連忙跪下,聲音委屈:“小的不是故意的,還望姑娘寬恕。”

葉琦瑤本就無甚大事,揮了揮手讓小廝起身,自己家早就不是那個聲名顯赫的玉雕世家了,哪還有那麼多講究。不過,葉琦瑤麵紗上的一雙杏眼滴溜溜轉,望著小廝手中端著的錦盒,“這不是前幾天爹爹精心打造要送往城東喬家的玉飾嗎?怎的又送回來了?”

“姑娘,定製此物的客人說是東西貴重,如此簡單送去喬家,顯得廉價,非說...”

“說什麼?”

“非說要鋪中貴人親自前往,方顯心意貴重。”

這京城喬家原是城內首屈一指的富商,喬家大公子更是前不久繼任京城商業行會會長,以後家中鋪子若想發展免不了要和喬家打交道,輕易得罪不得。況且行中有個不成文的規矩,玉石由誰手中打造,便最好由誰親自以禮相送,方顯相送誠意和玉石貴重。何況玉石有靈,非親人之間最好不要送新玉,以免影響彼此運氣。商人重氣運,對這方麵許是有些較真。

葉琦瑤接過錦盒,打開蓋子,裡麵的玉石潤而不僵,通體瑩白,難得的好玉。雕刻的貔貅更是栩栩如生,葉琦瑤心下感慨,父親仍是寶刀未老,隻可惜...

葉琦瑤收起飄渺的思緒,對鏡兒說道:“我去送吧,這花樣是我設計的,也算出自我手,也不是什麼要緊事,快去快回不耽誤。剛剛太開心我忘了,你且先在鋪中將上次我為哥哥尋到的刻刀整理一下,約莫一炷香的功夫便回來了。”

鏡兒似是還想說什麼,葉琦瑤先一步開口,“快去,我可不想耽擱了家中的紅燒魚。”

兄長愛吃魚,每次返家,父親總會親自下廚做紅燒魚,饒是葉琦瑤平日想吃,纏著父親央求半晌,也不見父親動搖的。

“是。姑娘千萬注意安全。”

鏡兒無奈伏身,便向鋪後的倉庫尋刻刀去了。葉琦瑤命人牽來一匹馬,利落的翻身上去,扯動韁繩,便往城東喬家方向趕去。

左右不過一炷香,送完錦盒便回來了,葉琦瑤心中思忖,速度卻不慢,幸虧今日為著省事戴上了麵紗,否則若叫父親知曉自己這般拋頭露麵,不止在鋪中算賬,還在街上縱馬,自己不知道要受多少責罰。

到了喬宅,門口卻無人值守,葉琦瑤將馬匹栓在不遠處,正欲敲門,卻不想門被輕易推開,葉琦瑤想著來都來了,許是院中疏忽,便探入半個身子,卻不想院中橫屍遍佈,葉琦瑤霎時被嚇得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待回過神便見一黑衣男子提著流血的刀向自己走來。

葉琦瑤知曉自己必定跑不過黑衣人,連忙尋自己的馬匹,怕暴露自己的身份,葉琦瑤也不敢返家,掉轉馬頭就要往城外跑,外麵有一大片蘆葦蕩,可暫時藏身,尋機逃跑。

葉琦瑤在蘆葦蕩中躲藏許久,直至天黑,葉琦瑤不敢久待,摸索著往外跑。待遇上掛著喬家標誌的馬車,已是精疲力竭,不多言語便倒地不醒。再次醒來,便是在馬車地板上。

華貴男子聽完葉琦瑤的講述,神情淡漠,似是在思考方纔那一番話的真實性。

葉琦瑤頓了頓,從袖中掏出一枚玉佩,“這個便是那位客人在我家中定製的玉佩,錦盒上有我家的印記,但盒子我已埋在蘆葦蕩...”

男子接過玉佩,微微挑眉,細細端詳手中的玉佩,忽而輕扯唇瓣,露出一個淺笑,葉琦瑤一愣,這人宅子都快被屠完了,家中眷屬生死未明,怎得還笑得出來。

下一刻便聽到男人輕聲說道:“你如何知道,家中不是我派人殺的呢?”

葉琦瑤頓時頭皮發麻,隻覺渾身起了雞皮疙瘩,控製不住的顫抖。葉琦瑤往後挪了挪,馬車空間有限,葉琦瑤便頂到了馬車牆壁。

男子見她如此害怕,笑容便更大了些,把玩著手中的玉佩,“要知道,你一個弱女子,目睹滅門之後還能輕易逃脫,你就不覺蹊蹺嗎?”

葉琦瑤思緒淩亂,毫無思考能力,隻愣愣地看著麵前的男子,渾身冒著冷汗,若是真如他所言,那自己豈非再也無法回家,見不到哥哥,吃不到父親做的紅燒魚,還有鏡兒...

男子看著地板上泫然欲泣,眼眶泛紅的葉琦瑤,自己剛剛罵她了嗎?不過說了幾句話,這女子怎就變了一副麵容。想是久居閨中,經曆甚少,如此柔弱,喬瑜不禁皺起眉頭,這如何在最快速度內到達江南。

“行了,剛剛不過是在試探你,我單名一個瑜。如今天色已晚,京城是回不去了。葉姑娘也算受我家禍事牽連,若葉姑娘願意,可跟我前往江南外祖父家暫避,我可保你平安。隻不過此一程山高水遠,葉姑娘若還以此狀態,我可冇有替人收屍的癖好。”

喬瑜理了理衣襬,恢複淡漠的表情,餘光注意到葉琦瑤已經不再顫抖。其實他對葉琦瑤的話語已經信了七八分,但她呆愣的神情著實好笑,才起了心思想逗弄她幾分,卻不想如此不禁逗。

“地板不涼?”

“啊?”葉琦瑤聽到喬瑜的話,抬頭迷茫了一瞬,他是在對自己說話嗎?

“不然呢?這馬車內,還有第三個人嗎?”

似是知曉她心中所想,喬瑜示意旁邊的軟榻,“坐榻上吧,彆著涼了,隊伍裡都是粗狂男子,不曉得怎麼照顧女子。”

葉琦瑤點了點頭,對喬瑜露出一個微笑,手撐著地板,勉強坐了上去,位置卻快要貼近車門,也不敢直視喬瑜,隻是低頭沉思。

先前她便聽過喬家大少爺的名號,年紀輕輕便坐上了商會會長的位置,傳聞此人甚是冷漠,手段狠辣,喜怒不行於色,做生意隻看重利潤。自己原本還想著若有機會拜訪,許是能重振家業,現在看來,隻能另尋他法。

“我長得很嚇人?”

冷不丁響起一句話,葉琦瑤扭頭看向主位上俊美的男子,劍眉星目,挺鼻薄唇,連忙搖了搖頭。

之前京中世家小姐私下排了一個世家公子貌美排行榜,他可是連著三年奪得榜首。葉琦瑤微微皺眉,怎麼今日這傳聞中喬家大公子的言語,一句比一句叫她摸不著頭腦。

喬瑜看她皺眉,心中起了念頭,難道自己真的長得如此駭人,葉琦瑤就連位置都恨不能離得八尺遠。

兩人各懷心思,便都不再言語。馬車急速行駛,不知過了多久,終於緩慢停下。葉琦瑤想抬起窗簾看一下外麵什麼情況,卻礙於喬瑜止住了動作。

車門被敲響,傳來一個清秀的少年音:“公子,再有五六十裡便要離開京城地界,這附近隻有一個驛站,恐是今夜要在此地過夜。”

喬瑜起身,輕柔的關上車門,與少年交流,“隻有這一個?”

“是。”

“若是連夜趕路呢?”

“不太行吧...少爺...那裡...”

葉琦瑤豎起耳朵想聽仔細,那少年卻是壓低了聲音,聽不清楚。葉琦瑤小心地趴在馬車門上,想仔細分辨少年的話,外麵卻是什麼動靜都冇了。葉琦瑤正奇怪,車門突然被拉開,葉琦瑤冷不丁身子就往下栽,隻好眼睛一閉,心想完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