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爺爺去哪兒了

26

清晨,天還冇亮,吉普車停到了村子儘頭半新不舊的二層小樓院牆外。

隻見外院大門緊閉,居然還落了鎖。

怎麼回事,爺爺不在家?

回頭看看小桃子還在睡,西柚躡手躡腳地下了車,溫柔關門。

這個點兒,林中的鳥兒嘰喳個不停,公雞趁機打鳴兒,空氣中也帶著絲絲涼意。

西柚左右檢視了一下,一個助跑起跳縱越,輕巧地跳上了紅磚牆頭。

院子裡幾隻雞正縮在牆角,被突然出現的人影嚇的撲棱著翅膀咕咕咕地遠遠逃散。

爺爺癡呆犯病了嗎?

雞昨晚都冇關進雞舍。

西柚急忙調動五感,抬頭往小樓視窗位置細細打量。

厚重的灰色窗簾是拉開的,屋裡陳設依舊,冇有燈光,也冇有人起來走動。

曹文東這狗東西,不可能這麼快找到爺爺這裡複仇吧?

不可能,小老頭雖然是她爺爺,但跟她又冇有血緣關係。

爺孫兩人最大的共同之處,就是都姓西,可能五百年前是一家吧。

一個倔到不行孤寡老人,生病昏倒在大城市的大雨天裡,西柚怕腳下的他被雨水嗆死,才勉強送他去了醫院。

後麵,一言難儘,倔老頭又被西柚撿回去做了她爺爺。

西柚跳下牆頭,開始有節奏地敲響入戶防盜門,然後沿著窗邊一路敲了過去。

壓低嗓音喊著:“爺爺,你在家嗎?

爺爺,爺爺,爺爺……”在成為七個葫蘆娃之前,西柚捏著下巴思索了片刻,掀開了左手第三個花盆兒,鑰匙還在。

開門進屋,快速地把一樓二樓每個房間都檢視了個遍。

主臥衣服被子都是疊的整整齊齊的,廚房也擦的一塵不染。

冰箱裡還有一盤菜,兩個冷饅頭,看起來應該是昨晚的晚餐。

餐桌上還放著一個小酒杯,小半瓶喝剩的白酒,小老頭不聽話,趁她不在家偷喝酒呢!

屋裡冇人,鬼影子都冇有。

但慶幸的是也冇有任何打鬥的痕跡,西柚暗暗鬆了一口氣。

看來是她多想了,多少有點兒草木皆兵。

西柚按原路退出房間,又當著幾隻呆雞的麵,從牆頭翻出了小院兒。

輕輕打開車門,小桃子翻了個身,繼續睡。

這個小老頭打電話不接,發訊息也不回,手機也不在家呀!

他到底是夜不歸宿,還是這麼早出門遛彎兒去了?

算了,暫時不等他。

西柚想了想,單手把小桃子連著小毯子一起抱了出來。

再左右觀察一下,路上依舊連隻野狗都看不見,手指微動把車放回空間,回頭一個縱步又上了牆。

走了,先帶小桃子回爺爺家好好睡覺去!

兩個小時後,西柚己經眯了一覺,起床陪著小桃子吃早餐了。

小院的大門卻遲遲還冇有動靜,看似平常的日子裡彷彿處處透露出不對勁。

爺爺到底去哪兒了?

“小桃子,姐姐給你放你最愛的小驢配騎,你一個人在家會乖乖嗎?”

“姐姐,小桃子最乖啦,聽話,在家,不鬨。”

今天穿著淺黃色連衣裙的小桃子肉乎乎的,小孩子的眼睛清亮亮的,說起話來又呆又萌。

西柚欣慰地低下頭,親了親小桃子的細軟的短髮。

她西柚的妹妹,真的是世界上最可愛最乖巧的小女孩!

按林老師的說法,現在妹妹一個人在家待半個小時,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了。

冇辦法,爺爺不在家,她必須得出門去打聽一下情況。

早上這個時間段,正是村裡的‘情報中心’熱鬨的時候。

村委的大喇叭在放老歌,左鄰右舍小樓房離的都有點距離,路上野狗正在呼朋喚友出去玩。

西柚一會兒就蹲到了村委門口大榕樹下,佯裝不經意地,跟村裡‘情報中心’的各位嬸嬸打探訊息。

嬸嬸們雖然前腳還在說爺爺家亂認了個大孫女的陳年八卦,後腳看到她卻也麵不改色地熱情洋溢打招呼。

主打一個,說著玩兒!

嗬,不打聽不知道,一打聽嚇三跳。

差點把西柚的小腦都給氣歪了。

“你就是老西頭認的那個,那個大孫女兒吧?

唉呀媽呀,這妹妹可真漂亮呀!”

“哎呀,妹妹你剛回來還不知道吧,老西頭昨晚就被村委派車送去縣人民醫院了。”

“昨天吃晚飯的時候,我就說好像看見老西頭在大馬路上,跟一隻大白狗吵架呢!

那一來一去的吵的叫一個凶。”

“我在院兒裡,看見大白狗後來都不跟他吵了,狗往山上跑呢,老西頭非要追著狗吵。”

“吵著吵著可能冇站穩,從梅林子那個陡坡上摔下來了,手當場就給整骨折了。”

“……”嬸嬸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的那叫一個聲情並茂,語重心長,興高采烈。

原因,經過,結果,西柚都聽了個明明白白。

打探完訊息,她一邊道謝,一邊扶著腦袋就逃離了‘情報中心’。

嬸嬸們說的每句話,這都什麼跟什麼呀?

大白狗,不會說的是西鴨梨吧?

小老頭跟西鴨梨吵什麼架?

這一人一狗又是怎麼吵起來的?

吵什麼?

吵架還給整骨折了。

啊啊啊,老天奶,小腦要爆炸了!

重活一世,西柚覺得她自己快速調整情緒的能力愈發卓越了。

這不,兩個小時後她己經能笑容穩定,一手提著飯菜一手牽著西桃走進八樓病房了。

想象中可憐巴巴的小老頭形象並冇有出現,爺爺他現在正坐在床邊兒,神色倔強地挨訓。

西柚拉著西桃的手,趕緊又後退了幾步,站到了病房門口外麵一點點。

爺爺你頂住,挨訓就挨訓,個人做事個人當,可千萬不要牽連到孫女們呀。

要不是騰不出手來,她現在就想給護士姐姐加油鼓氣。

“你這個老人家怎麼這麼倔呀?

昨天晚上做完手術就給你說了,心電監測的時間還冇到,不能取下來。

結果醫生前腳走,後腳你就非要自己把電極片給取了。

一大早的胳膊吊著繃帶,你還跑去擦個冷水澡,還洗頭洗衣服……”小老頭抬頭梗著脖子就想反駁護士姐姐。

眼神忽然就瞟見了門口站著的西柚,又噘著嘴灰溜溜地把頭低了下去。

等小老頭乖乖挨完訓,護士姐姐氣鼓鼓走出房門。

西柚才笑盈盈地牽著西桃走了進去,“爺爺,你躲貓貓藏的真好,可把孫女一頓好找呀!”

小老頭聽著這陰陽怪氣的話,那花白頭髮的腦袋垂的愈發的低了。

西柚盯著那硬生生翹起來的白髮,臉上笑嘻嘻心裡狂飆馬賽克方言。

一時間,真的是又想氣又心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