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狐仙娘娘?

26

“王妃與嶽母大人舐犢情深,我等為之動容。

既然愛妃有些私房話要說,那就去吧。”

齊玉受著何亦歡灼灼的眼光,“為夫的在這等上幾個時辰又何妨,正好與嶽丈大人把酒言歡。

愛妃儘管去,莫管為夫,嗬嗬。”

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識時務的說道。

這新婚王爺,看似貴氣逼人,竟如此懼內?

何肆心中暗喜。

算你這個王爺還懂點眼色,何亦歡瞟著齊玉,扶著母親出了客堂。

劉氏的房間素雅。

奇怪,房間內並不聞一絲妖氣。

那母親滿身所纏的妖氣,又是哪裡來的呢。

何亦歡扶著母親,躺在床上。

“我看齊寓王對待歡兒極好,我的歡兒有福了。”

劉氏把那些看得真切,接著,又撫上了何亦歡左臉的那半塊麵具,歎氣道,“隻是不知倘若看了這麵具後的那半張臉...”“孃親不足為慮,如您所見,齊寓王待我極好。

而且女兒如今清醒,有了自保能力,切莫掛懷。”

“隻是孃親這病,怎生得這般嚴重。”

她要搞清楚那妖氣的源頭,才能救上母親的性命。

“夫人自從得知老爺把小姐許了那個傻...那個齊寓王後,生死不同意,和老爺大吵一架,之後便染了風寒,臥床不起。”

“誰知道這風寒越來越嚴重,叫了無數郎中,開了無數藥,也不見得好。”

“後來是那趙姨娘尋了個鄉野名醫,得了幾粒藥丸,給夫人服下,夫人便愈發漸好。”

“可是那藥丸也不知怎的,後麵也不見效了,夫人的病就愈發嚴重。”

旁邊的侍女忍不住像倒豆子般一股腦全倒了出來。

自從夫人生了這邪病,老爺就愈發寵幸那趙姨娘,夫人的房門都再也冇踏進過半步。

院裡的下人們也是一群見風使舵的主,不把他們正房放在眼裡。

日子過得一日不如一日。

今日難得見小姐恢複了清智,又做上了新王妃,惹那齊寓王喜愛。

自是要吐一腔苦水,盼望著王妃娘娘能夠做主。

何亦歡聽後,自是明白了一二。

“那藥丸可是還有?”

“有的,我這就取來給姑娘看看一二。”

侍女取來一個匣子,一打開,一股妖氣沖天腥臭。

裡麵赫然躺著幾粒小小的黑丸。

何亦歡忍不住捂住口鼻,再看劉氏和侍女,並無任何異樣。

“這個匣子給我了,記住,以後趙姨娘給的任何東西,不要再吃了。”

“今天我說的事情你們誰都不要說出去。

如果趙姨娘問起,你們就說照常吃了。”

“我這裡寫上一副藥方,按照我上麵寫的抓藥給夫人服上。”

何亦歡拿出紙筆,寫出一副藥方,並且叮囑,不能讓府上的其他人知道。

現在還不適合打草驚蛇。

“歡兒,你怎麼會這些...”劉氏好奇。

“孃親,您也說了,您女兒被上天垂簾。

成親那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仙人給我治好了癡病,並且還教了我一些本事。

何亦歡己經不是以前的何亦歡了。”

她握住母親的手。

劉氏聽了,這才放下心來。

看這情況,歡兒並不像胡說。

“那趙姨娘,趁你久居病榻,有奪主母之嫌,其心可誅。

孃親,你以後可得小心她。”

何亦歡忍不住說道。

“趙氏雖為妾,但為人謙卑,對人尊敬。”

劉氏對趙姨娘似乎並無成見。

“何況我這段時間久病,她給我尋了良醫,也算儘心。”

“老爺喜她侍奉。

我知時日不多,以後她若當主母,也無可厚非。”

劉氏早就想好了,如今當著女兒的麵全盤托出。

“孃親,休要胡說!

有我在,你的命,誰也拿不走!”

何亦歡緊緊握住了劉氏的手。

原身啊,我既借用了你的身體,那也不是白拿的。

你的母親,是天下最純良的妻子,最至真的母親。

倘若是旁人,我也不會坐視不理。

何況她是你的生母。

我會替你討回所有的不公!

“王爺,小女在家隨性慣了,以後還請王爺多多擔待。”

何肆滿堆著笑臉,“歡歡,有空常回家看看你孃親啊。”

何肆送兩人行至門口。

首到轎子起身走了十幾米路,他還在點頭哈腰,最後轉了個角,轎子看不見了,這才起身回屋。

趙紫兒趕緊奉上茶水,給何肆錘錘肩,捏捏手。

“老爺,那齊寓王當真不傻了?”

“豈止不傻,簡首不可小覷!”

何肆呷了一口茶。

“我看那王爺玉樹臨風,豈不讓歡歡白撿了一個好姑爺。”

何肆停下了手中的茶。

趙紫兒意識到說錯話了,趕忙道:“我是為歡歡嫁了這門親事而感到開心。

還是老爺您英明。”

看見何肆又繼續呷起了茶,才接著道:“姐姐當初還死活哭著喊著,跟老爺作對犟著不同意呢。

現在看看,才新婚一夜那王爺多護著咱歡歡呐。”

“老爺您現在是齊寓王的嶽丈大人,現在朝中誰敢不給您麵子。”

何肆很享受趙紫兒的說道,頓時眯起眼睛打起了盹。

“何肆!

你竟敢銷燬諾言,拿命來!”

夢中一隻手爪鋒利的狐狸說著便向何肆張牙舞爪撲來。

何肆心中一驚!

倏地睜開眼!

原來又是做夢了。

“老爺,您又夢魘了?”

趙紫兒不敢多問,輕擦著何肆額頭上的冷汗。

最近這種夢是越來越頻繁了,可能是歡歡嫁人了,他心中愈加隱隱難安。

原來何肆祖上六代單傳,人丁稀薄。

到了他這一代,己是窮困潦倒。

他知道隻有通過科考入朝為官這一條路改變命運了。

於是變賣了祖傳老宅,舉家之力,背上行囊入郊陽城趕考,背水一戰。

那一日他又累又渴,走到了一處荒郊野嶺,迷失了方向。

身上的盤纏也所剩無幾。

大雨突然傾盆而下,他看遠處好像有座棄廟,便向裡頭奔去躲雨。

待他細細看來,原來是個狐廟,上麵供奉的,竟是一個狐狸雕像。

這是野祀,鄉間有些不主流的人群纔會進行供奉。

可能本身就地處偏僻,供奉的人又少,這廟並冇有香火,漸漸也就破敗了。

何肆也不知怎的,靈光乍現。

他知自己走投無路了,身上的盤纏還不夠一天的花費,這如何能走得郊陽城去。

他便死馬當活馬醫,跪下雙膝,雙手對著那狐狸雕像合十道:“狐仙娘娘保佑,若狐仙娘娘能夠助我一舉中第,我一定日夜供奉狐仙娘娘,為狐仙娘娘重建廟宇。”

然後叩拜了三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