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 章

26

-

江子瑜回首,正見宋嫋坐在亭中喝茶。

負手而立站在船尾,命船伕將船停在岸上,走進福興樓順手丟了二兩銀子,走向二樓顧遠祁與宋嫋所在的亭子。

亭子中間隔了鏤空的窗板,點了一份桃花糯米糕和桃花羹。

宋嫋背對著他,且他選得位置隻要宋嫋不特意轉頭,宋嫋也瞧不見。

他拿錢辦事,宋嫋又是恣意的性子,什麼事都要隨著她心意來。

他從前跟在她身後受了多少氣,相爺也瞧不起他。

女子出嫁本就從夫,名門貴女又如何,丈夫便是天,難不成她還能違了天去。

“聽聞攝政王妃從前在國子監時有位老相好,若非攝政王權傾朝野棒打鴛鴦,這相府千金本該與相愛之人攜手同心,可惜了。”

說書人轉了一個彎,吸引了底下客人的好奇,重重拍了下板子,掂量著懷裡的銀袋。

王府侍衛不等主子吩咐,說書人話未說完便被堵回了口中。

宋嫋放下筷子,顧遠祁明麵上還是那幅不冷不熱的模樣,“都是他瞎說得,你莫當了真。”

“你又怎的知道本王當了真。”

顧遠祁眼尾下的黑痣逐漸明顯,侵了淡淡的紅,釋然道:“莫多心了,本王並非小心眼的人,何必再論從前種種。”

宋嫋忍著笑:“嗯,是我多心了,王爺怎會是小心眼的人呢。”

明明手裡的筷子都要拿不穩了,既然他說不是,那便不是罷。

這一頓飯吃到後頭顯然無了味,宋嫋填飽了肚子,又命紅豆去買了桂花糖和豆沙卷。

甜膩膩的浸一下他斥滿酸味的心。

顧遠祁接過她遞來的桂花糖,宋嫋喂得是甜。

“嫋嫋。”江子瑜從另一頭出來,攔下宋嫋去路,“明日春光好,我們要一同去郊外踏春,阿鷺托我來問問你,要一塊去嗎,恰好許久未見,聚聚也好。”

嘴裡的桂花糖從芯裡散發著苦味,顧遠祁走了半步上前,將宋嫋側了半邊身子擋在後麵,“如今不是在國子監時,江府實在難登大雅之堂,回府後本王自會告誡江博士。”

江子瑜的平淡逐漸慌亂,等他冷靜之後,連忙拱手道歉:“王爺恕罪,學生光記著與王妃從前的同窗情分,一時失了規矩。”

“本王妃看在從前情分上不與你計較,既然失了規矩,便回府命江博士好好教導,莫再失了心智,犯了忌諱。”

少女清脆婉轉的聲音從他頭頂響起,他隻能瞧見那抹朝紫色的攝政王妃禮服上頭用銀線繡著大片青鸞。

就是不用抬頭,也能想到少女蹙起如畫的眉目,伸出一根指頭居高臨下教訓人的模樣。

江子瑜一時失了神,從前屬於他的人如今站在旁人身側。

“傅曉,托份書去江府,江子瑜品行難端,令他在家中好好教導。唯有教好了兒子,國子監的學生才能教好不是。”

“顧遠祁,你何必呢。傅曉,江博士年紀已經大了,何必這般折騰老人家。”

宋嫋拉著他上了馬車,顧遠祁冇有反駁宋嫋的話,傅曉後麵的那句自也不會帶到江府。

四學博士江亦海是個古板清正的性子,不然這麼好一位置,其他人都早早升遷了,他也不會一直坐在這上頭。

可惜好竹出歹筍,江子瑜一個七品官的庶子自然冇資格跟他們一塊入讀。

得了江博士的臉,纔會做了陸小侯爺陸鷺的伴讀。

宋嫋打十二歲起身上便被烙下了景王妃的名號,十四歲成了小攝政王妃,更冇有人敢來惹她。

畢竟她在國子監還有一個身份,榮安長公主的小皇嫂。

兩人年歲差不到哪去,公主的伴讀都是從世家貴女中挑選,還要經過重重考覈方可入選。

榮安怕這位在戰場上摸爬打滾起來的皇兄,後來文帝駕崩,怕當今太後會把持朝政不願交換,還下了一條聖旨就為製衡太後與謝國公一族。

顧遠祁成為攝政王後,榮安要抱大腿,抱到她身上來了。

國子監裡的女學生多為在十三四歲定下親事,十六回到閨中待嫁。

宋嫋也不例外,同從前的同窗好友雖會春日踏春,夏日花宴,但到了年紀男女有彆,情分上總會淡了去。

要說以後的情分,那便是官場上家族的臉麵了。

回到王府,因著碰見江子瑜的緣由,一日下來也不儘興。

“眼下不過三月,今日又累了一日,後日還需回門,明兒踏春便算了吧。”

宋嫋提議著,太後想將謝明月塞進來,宋嫋與她不對付自然不想碰麵。

且顧遠祁心中與她想得不錯,他不想瞧見謝明月,也不想瞧見江子瑜。

真有這麼喜歡一個,什麼都不如他的人嗎。

“很喜歡吃桂花糖嗎。”

宋嫋不明所以,既然他問了,也照常說:

“習慣了,感覺還不錯。”

宋嫋將糖盒抽開,又從裡頭拿出一塊。指尖繞了桂花香氣,琥珀色的方形糖塊放在他眼前。

顧遠祁不愛吃這些甜食,但是宋嫋親自味道嘴邊的,賞個麵子,吃吧。

桂花糖味道較為清淡,裡頭含著淡淡的香味,是女孩家喜歡的物件。

宋嫋在國子監與幾個要好的同窗,便喜歡這些花糖。

-

次日,謝明月早早來了王府。

紅豆替她更衣之後,來到前廳用早膳。

謝明月作為謝太後的嫡親妹妹,平日裡住在宮中與他關係甚密,今兒坐在邊上,一副做了主人的模樣。

瞧見她笑道:“臣女見過攝政王妃,攝政王妃安好。”

“今日天氣好,臣女沾了王妃的關,能一同去賞花實乃福氣。”

宋嫋皮笑肉不笑,挑了挑眉:“謝六姑娘是幾時來的,本宮剛洗漱好,底下人招待不週,莫怪纔是。不過賞花便算了,若冇用早膳,留下用了再走也成。”

謝明月手裡的筷子放也不是,接著拿也不是。

她不就算好了顧遠祁起得早,等宋嫋醒了給她一個下馬威麼。

“王妃言重了,若不想臣女叨擾了王爺王妃,臣女現在走也不是不可。”

“嫋嫋,過來。”顧遠祁替她擺好碗筷,“本王與嫋嫋今日有事,謝姑娘答應了太後,可惜本王嫋嫋不便,用了早膳去太後跟前儘孝也好。”

謝明月勾了勾發間的簪子,生硬地扯出一個笑容:“多謝王爺好意,太後誠心禮佛,臣女若是打擾了,不太適合。”

“怎麼會呢,太後是你的姐姐,我若是太後,看見自家的親妹妹來,高興都來不及呢。”

謝明月不想理她,撇過腦袋望著一桌佳肴隻覺得噁心。

她這個太後長姐是個什麼性子的人還用她多說,若真想要她去儘孝,不如拿些奏摺去更好。

最好讓顧遠祁將手裡的兵符獻上,她送過去長姐都要好好招待她。

謝明月放下手中筷子,起身對他二人行禮:“王妃好意臣女心領了,臣女突然想起還用學業未做,儘孝什麼時候都可以,但學業耽擱了,那便少了一日光陰。”

隻要其中一句嗯字,她便可以用最規範,最快的速度跑回家。

“謝太後昨日提到了你,想來是想見見家人,纔會讓你來攝政王府。”

顧遠祁垂眸:“馬車已經備好了,傅曉,你送她去。”

謝明月欲哭無淚,望著宋嫋興致勃勃用著魚片粥,反觀她一早冇吃多少東西。

匆匆趕來王府,還惹得顧遠祁不喜,又被宋嫋諷刺了一遍。

最終被送去長樂宮儘孝。

還要她笑著謝謝這兩人。

她長姐身為大郢的太後,她自己又是國公府的六小姐,怎就事事都不如宋嫋了呢。

傅曉站在她身旁:“謝六小姐,彆誤了時辰,叨擾太後禮佛的時間。”

“多謝傅副官。”

謝明月挺直了腰,便是她為次之,眼前的兩人是大郢的攝政王和攝政王妃,也休想叫她失了禮儀,失了該有的尊榮。

她自也是錦城的貴女,莫說王妃之位,就是後位她也擔得起。

用完早膳,李嬤嬤帶著庫房鑰匙來到瑞雪堂,親自上交了中饋之權。

白日裡從旁協助宋嫋在王府轉了一圈,又認識了幾位管事。

“王妃往後有不懂的地方,便來問奴婢,奴婢平日裡掌管庫房的計入,白日派丫鬟來庫房找便好。”

宋嫋走在前頭,點頭表示知曉,逛了一圈又繞回了瑞雪堂。

“明日王妃回門,煩請紅豆姑娘與奴婢去清點要帶的禮物。”

宋嫋斂眸輕笑:“去吧。”

身邊自己的人要有,王府老人的心也該在她這,李嬤嬤變相的示好,橄欖枝已經拋了出來,她自然順其接下。

-

長樂宮

常熙點燃香爐中的檀香,不疾不徐念著無量壽經。

謝明月跪在地上,眼底是不屑和不服。

等常熙翻頁停頓時,謝明月忍著膝蓋的痛,出聲提醒:“長姐。”

謝太後有著桌子:“噤聲。”

謝明月咬住下唇,穩住搖搖欲墜的身子。

不知過了多久,謝明月抹了一把額上的汗,謝太後放下佛珠,常熙停了讀經的聲音。

“跪了多久。”

常熙:“三個時辰。”

“下去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